工商時報【主筆室】

2016年最重要的經濟變局,應該就是國際油價從年初每桶跌破30美元的低價,到年底向上挑戰每桶60美元,油價的回揚,讓財政困難的俄羅斯、巴西、以及一眾第三世界產油國殘破的經濟獲得喘息機會,從集靜電除油機體爆發經濟風暴的急診室中拯救回來,國際油價成功見底回揚,堪稱是與金融海嘯、歐債危機同樣重要的經濟拯救行動。

11月8日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各界從他內閣閣員的任命,看到能源產業在川普未來的執政團隊中,佔有無可挑戰的重要地位。川普任命在俄羅斯有重大投資、個人與普丁有將近20年交誼的提勒森(Rex Tillerson)出任國務卿,提勒森是現任全球最大的石油集團艾克森美孚的執行長,在艾克森工作累積41年的資歷,而且多年在葉門、西非、俄羅斯、以及南美執行石油探勘與合資企業,堪稱是美國石油產業的張忠謀。

川普任命石油專家、而非傳統的外交政客來進行外交戰略,未來川普總統的地緣政治布局,必將與歐巴馬總統的現狀大相逕庭,能源與國際貿易的交互運用,重要性可能遠遠超越傳統的軍事與外交博弈。

事實上,川普提名的內閣閣員,以及聘用的經濟顧問,充斥著能源產業的老闆,例如商務部長羅斯是私募基金大亨,多次靠著整理經營困難的能源企業後出售致富,經濟顧問漢姆是奧克拉荷馬州的大陸石油集團董事長,主張美國的原油產量可以從目前的日產一千萬桶,倍增油煙靜電機到日產兩千萬桶;他的能源部長裴利曾經擔任德州州長,也是傳統石油業的代表人物,此外,獲任環保署長的普伊特、內政部長的凱西羅傑斯,都是氣候變遷的懷疑論者,都支持頁岩油產業的發展。提勒森等內閣閣員的任命,顯示川普將會支持美國石油產業增加開採,加入國際原油增產行列。

一個值得觀察的現象是,今年油價的回溫,主要是沙烏地阿拉伯強力主導,並且與俄羅斯形成裡應外合的合作模式,俄羅斯總統普丁在美國總統選舉過程中,對川普毫不掩飾的表達支持,主要的目的當然是期望川普能夠解除美歐對俄羅斯的金融制裁,然後彼此形成OPEC以外的另一個產油聯盟,與沙烏地形成三足鼎立的局勢,共同維護國際原油的產銷秩序,避免價格再度崩盤。

進入2017年,我們看到OPEC的石油減產協議新簽,沙烏地阿拉伯有總市值兩兆美元的ARAMCO國營石油公司股票IPO在進行,這家史上最大的企業新股上市案,企業價值與國際油價息息相關,沙烏地阿拉伯正在用盡全力維持、或者拉抬國際油價中;俄羅斯普丁在爭取解除金融制裁之前,也會謹守與沙烏地的協議,共同拉抬油價;美國川普總統尚未就任,頁岩油增產政策還未具體,任命提勒森、與普丁重修關係的大戰略也剛剛啟動,美俄沙三國利益一致,國際油價在2017年初還會欲小不易,繼續維持高檔上揚的動能。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國際油價回升,伴隨著美元匯率的快速走強,對用油國的亞洲國家,包括台灣、中國、日本、南韓、以及東南亞國家在內,都將承受較大的壓力,如果國際油價從每桶40美元回升到60美元,漲幅50%,而美元匯率指數從川普當選至今升值5%,最弱勢的日圓對美元貶值10%,仰賴出口貿易順差維持經濟動能的亞洲國家,購油成本大增,成為阻礙經濟復甦的一個沉重的負擔。

在外交上,川普與蔡英文的熱線攪亂了一池春水,北京、華盛頓、與台北之間的外交官突然因此忙碌了起來,是好是壞還在未竟之天,但是在經濟面上,川普偏重石油產業的發展,必然跟隨著強勢推銷美國的頁岩天然氣,如果川普成功與普丁、沙烏地的沙爾曼國王形成聯盟,維持高油價,拉高美元匯率與利率,這樣的經濟金融政策,對台灣卻靜電機是非常不利的。

我國中央銀行將在周四舉行今年最後一次的理監事會議,市場的共識認為彭淮南將不會加入美國聯準會升息的行列,會維持1.375%重貼現率不變,在國際油價、美元利率與匯率劇烈變動的外在環境衝擊下,我們支持中央銀行維持穩定的利率與匯率政策,以穩定的國內要素來協助企業有效因應外在的變局,在風雲變幻的風浪中扮演定錨的角色,中央銀行在2017的任務將更為吃重。

BE6D6BF6F80281C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捲筒沒有了

ds8h24d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