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模版鴉片面膜曝化妝品非法添加冰山一角美容不成反毀容
化妝品皮膚病高發 美容不成反“毀容”

近日,一位江西籍40歲女性來到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就診,她的面部佈滿紅血絲,皮膚薄,灼熱,冒出小膿包,十分痛苦,被確診為糖皮質激素依賴性皮炎,而導致她患病的誘因竟然是她經常使用的護膚品。

廣東一項針對網絡等渠道售賣的面膜抽檢發現,很多面膜產品存在非法添加糖皮質激素的情況,長期使用易導致皮膚產生激素依賴癥狀,甚至引發“化妝品皮膚病”。更有甚者,這種被網友稱為“鴉片面膜”的市場亂象僅僅暴露出瞭化妝品非法添加的冰山一角。記者調查發現,“美白”“去除痘印”類護膚品成為非法添加的高風險品類。

令皮膚上癮

1/4網售面膜非法添加

前述糖皮質激素依賴性皮炎女患者並非個例。記者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等幾傢醫院皮膚科採訪瞭解到,近年來,化妝品皮膚病患者日益增多。2015年,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確診化妝品皮膚病258例﹔廣東省皮膚病醫院確診化妝品皮膚病416例,佔全年皮膚科門診人數的1.0%。

根據廣東省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中心數據,該中心一年內收到具有初步診斷信息的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報告1193份,其中,接觸性皮炎1091份、佔91.5%,主要來自護膚類產品,特別是面膜和祛斑、防曬類產品。

最近廣東的一項監督bmw音響改裝性風險監測發現,部分主流電商平臺銷售的面膜存在非法添加糖皮質激素的情況。

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化妝品監管處處長謝志潔介紹,由專業人員從海量產品中專門篩查出的可疑樣品並以個人名義購買的針對性採樣發現,最近在主流電商平臺,對標示為廣東企業生產的、有非法添加嫌疑的面膜類化妝品進行針對性採樣,共採集137批,檢出非法添加33批,佔抽樣品的24.1%,非法添加物質均為糖皮質激素,發現新的非法添加物質2種22批,並發現多成分混合添加現象。表明面膜類產品非法添加風險水平較高且出現非法添加新物質的趨勢。

據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皮膚科主任賴維教授介紹,糖皮質激素是一類臨床藥物,在抗炎、抗過敏等方面具有良好的療效,在皮膚科廣泛用於治療皮炎、濕疹等疾病。他同時指出,任何藥物都有副作用,必須嚴格在醫生的指導下使用。如果濫用糖皮質激素會產生嚴重的毒副作用。

賴維介紹,一些面膜違規添加瞭糖皮質激素,雖然能夠在短時間內達到速效美白、鎖水嫩膚的作用,但在長期使用部位會產生紅斑、灼熱、瘙癢等刺激癥狀,皮膚萎縮變薄,毛細血管擴張,還會出現毛囊炎、痤瘡等。如果長汽車喇叭安裝期使用,人體皮膚會產生激素依賴癥狀,停用後反而會加重皮膚過敏,出現紅斑、丘疹、毛細血管擴張等嚴重問題。很多患者在就醫時整個面部漲紅,發癢,稍微一曬,或者情緒激動,甚至生理期,都會加重病情。這就是典型的因使用糖皮質激素面膜而患上瞭激素依賴性皮炎。

成行業痼疾

非法添加激素抗生素屢禁不止

為什麼非法添加物質在化妝品中檢出率這麼高?

據賴維介紹,以糖皮質激素為例,添加這種激素,可以起到減少刺激的作用。一些含有熊果?等美白成分的化妝品濃度太高很刺激皮膚,加入糖皮質激素,可以起到緩解刺激的作用。此外,由於糖皮質激素有收縮毛細血管、減少炎性滲出的功效,化妝品添加這種物質在短期內能起到讓皮膚充盈水分、變嫩白的效果。

2007年衛生部頒佈的《化妝品衛生規范》中明確規定禁止在化妝品中添加糖皮質激素類物質。但廣東的調查發現,一些不法商傢鑽空子,添加一些類似於氟輕鬆、地索奈德等新的激素類添加物。而地索奈德暫無國傢標準檢驗方法。

此外,有的化妝品中還會非法添加抗生素類藥物。如長期使用添加抗生素的化妝品,可能引起接觸性皮炎等不良反應,表現為紅斑、水腫、糜爛、脫屑、滲出、瘙癢、灼熱。其中,氯黴素還會使白細胞減少,抑制骨髓,造成肝損害。長期濫用抗生素還容易造成細菌耐藥性增強,使得藥效降低而延誤治療,導致嚴重的社會問題。

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管部門相關專傢介紹,關於化妝品檢出氯黴素、甲硝唑等禁用物質,我國《化妝品衛生標準》和《化妝品衛生規范》(2007年版)規定:抗生素類(成分)為化妝品禁用組分,歐盟等其他國傢和組織均有此規定。

“禁用物質是指不能作為化妝品生產原料即組分添加到化妝品中的物質。如果技術上無法避免禁用物質作為雜質帶入化妝品時,則化妝品成品必須符合《化妝品衛生標準》和《化妝品衛生規范》對化妝品的一般要求,即在正常及合理的、可預見的使用條件下,不得對人體健康產生危害。這是化妝品管理中的國際慣例,其目的是避免抗生素的濫用。”

在化妝品非法添加行業亂象中,甚至不乏一些“大牌”的身影。

2014年,國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在網站發佈瞭國傢化妝品監督抽檢結果。其中,標示為“契爾氏雪鹽止痘祛印膏”等6批產品檢出禁用物質,標示企業涉台中汽車音響改裝及廣州市7傢化妝品生產經營企業。

風險高發

警惕快速見效化妝品

“微商、電商、海代、跨境電商等渠道,是當前化妝品消費熱點和風險高發區。”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稽查局副局長劉國光介紹說。

而微商、電商等售賣面膜等化妝品,其實“大有門道”。記者採訪湖南長沙一傢化妝品企業的股東,據他介紹,他們賣的面膜化妝品,生產原料都非常廉價。一盒六片裝蠶絲面膜紙的成本價格是1.8元,面膜液的成本價格不超過5元,外包裝價格不超過2元,而這些面膜通過微商、電商等營銷平臺,最終到消費者手中的價格可達100多元。記者登錄某電商平臺發現,一些成品面膜的批發價格非常低,購買10片面膜以上,每片面膜僅需5元。

這些價格翻瞭十多倍的面膜是如何銷售呢?一位從事微商營銷化妝品的業內人士介紹,公司在初期會招收很多一級代理,將面膜以每盒40元左右的價格批發給一級代理,一級代理則需要進貨超過5萬元。而一級代理再利用社交平臺招募二級代理,二級代理再往下發展三級、四級代理,面膜價格也逐級加價。

這些面膜的銷售對象往往是下一級代理的親戚朋友,下級代理則會以“自己使用面膜的經歷”在朋友圈中大肆宣揚。由於是熟人推銷,親朋們購買時顧慮較少。該業內人士表示,不僅是面膜,有很多化妝品的銷售都通過這種手段。

專傢建議,消費者在購買化妝品時,一定要到大型商場的化妝品專櫃、連鎖超市等正規渠道﹔不要過於看重化妝品的短期功效,雖然皮膚在幾天內得到迅速改善,但很可能導致嚴重的皮膚病﹔警惕誇張的宣傳用語,比如承諾“快速見效”的產品﹔註意識別產品包裝上的生產日期、生產廠傢和地址、生產衛生許可証編碼。(記者 肖思思)

(責編:王子侯、楊迪)

20709F0643EE058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捲筒沒有了

ds8h24d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